吸毒多久恢复(戒毒后身体能恢复吗)

吸毒多久恢复(戒毒后身体能恢复吗)很多人以为,戒毒很难,是因为人们生理上对毒品形成了依赖。 但是,实际上,戒断生理成瘾的阶段往往只需要7-15天。 而这之后的心理戒断,以及进入社会的尝试,才是最大的难关。 “我们这种人”央视曾制作过一个纪录片,叫《救赎》。 其中有一个叫做小

很多人以为,戒毒很难,是因为人们生理上对毒品形成了依赖。

但是,实际上,戒断生理成瘾的阶段往往只需要7-15天。

而这之后的心理戒断,以及进入社会的尝试,才是最大的难关。

“我们这种人”

央视曾制作过一个纪录片,叫《救赎》。

其中有一个叫做小海的成瘾者,在接受采访中,说的最多的几个字是:“我们这种人”。

“没有人会招一个染过毒瘾的人”、“身上像写着吸毒两个字似的”。

「我」是吸过毒的,「我」不会被接纳。

大部分吸毒者,都无法摆脱这样的自我否定。

戒毒成功后,为了重新进入社会,小轩听从了朋友的建议,想要参加一些社交活动重新建立交友圈。

可是,每次在和人交谈的时候,总是难以避免被问到职业和过往。

看上去活泼有趣的女人,在被问到这些问题时却总是显得自卑又怯懦。

她总是晃悠着手,挂着僵硬的微笑回答说:“自由职业者”。

“自由职业者”,是她对自己过往和现状能够做到的最好的掩饰。

她害怕别人问她为什么没有工作,更害怕别人知道她曾经吸过毒。

无论对于小海还是小轩来说,他们刻进骨子里的“低人一等”的感受,让他们不相信自己是可以被接纳的。

“身上有污点的人”

对于曾经吸过毒甚至复吸多次的人来说,最痛苦的莫过于,连家人都难以对他们交付信任。

纪录片里有一幕,是小海参加戒毒所举办的招聘会之后,回家被母亲问起这件事。

他刚想跟母亲说起自己的状况,就听到母亲说:“敢让你去吗?”

在母亲的眼里,与其参加工作去赚那一点钱,不如让他在戒毒所里多呆几年。

表面平和甚至温馨的家庭氛围背后,每次提到他要工作,都是一片暗潮汹涌。

“上哪儿我都不放心,架不住到时候又……(复吸了)”

想要重新工作的小海,其实有一个很简单的心愿。

接受采访的时候,他说,最起码,当孩子知道自己曾经吸毒以后,也能“有一个能够原谅自己的借口”

他想要振作起来,想真正的履行自己作为父亲的职责。

可是家里人的话没有错,尤其是面对曾经复吸十几次的自己,他也说不出任何“请再相信我一次”这样类似的话。

家人不相信他,他又何尝敢相信自己。

小轩,也是如此。

她从戒毒所出来想要完成的第一件事,是想要获得家人的原谅。

小轩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,父母都是高知。

第一次被发现自己吸毒的时候,小轩看着爸妈的看着自己的眼神,“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”。

戒毒成功一年多,可是小轩始终没有办法完成回归家庭的心愿。

她始终记得,自己有一次买了吃的带回家给哥哥的孩子,可是转身就看见自己带来的东西被扔在门口。

她是一个不受欢迎的人,无论在哪里。

有时候想去个哪里,只要身份证一刷,报警声铺天盖地就响起来了。

他们是被打上了“吸毒者”烙印的人,身上有着“永远不会被接纳”的污点。

“已经没有再错一次的机会了。”

戒毒康复所每年新年有5天假期,戒毒者可以在这5天时间内选择回家和家里人团圆。

可是新年期间,亲朋欢聚,所有人似乎都在放纵和享受。

这样的日子,对于戒毒者,是折磨。

对戒毒才一年多的大虎而言,尤其如此。

他在家呆了不到2天,就回了戒毒所。

他害怕碰到曾经的朋友,更害怕自己抵御不了诱惑。

唯一一条可以拥有的退路,是躲进戒毒所。

对失败的恐惧,加深了他的失控感。

对那些曾经复吸过、甚至复吸多次的成瘾者而言,这种失控感更加严重。

他们一直生活在被人掌控的世界里,这种被排挤、被安排、被强制执行的生活才是他们习以为常的戒断环境。

一旦进入社会,他们无法保证自己能够掌控自己。

于是,戒毒所成为了他们的避风港,也成为了他们拒绝重新开始的理由。

“我可以”

对于大多数成瘾者来说,他们都只是缺少一次证明“我可以”的机会。

小海成为了戒毒的志愿者,终于找到了自己可以被孩子原谅理由。

事情的转折,并不是突然出现的。

戒毒所一直在观察他,因为他戒毒比较成功、戒毒的态度一直很积极,又和戒毒所的很多人关系都不错。

所以,他获得了和戒毒所其他人一起帮助刚开始戒毒的人的资格。

穿着白色制服,慷慨激昂地站在台上向队友们演讲《毒魔》的那一刻。

小海露出了在整部纪录片中第一个真心的发自心底的微笑。

躲在戒毒所不敢接触社会的大虎,在一次捡垃圾的公益活动,也开始了改变。

他完成了戒毒所交代的任务,发现原来自己的存在,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没有价值。

他尝试在戒毒所工作,帮助戒毒所收取大棚蔬菜。

工作很辛苦,每天都要坚持打卡,他一度以为自己无法坚持。

可是,1个月后,他拿到了属于自己第一次坚持下来获得的工资。

仅仅1000块钱,却让他找到了重新开始的勇气。

无论是小海,还是大虎,这些能够获得的重新掌控的感觉,和他们重新找到自我价值,才是他们能够重新进入社会的底气。

让人上瘾的,不是瘾本身

1981年美国心理学家亚历山大·科姆斯为白鼠建造了一个五六平方米的乐园,食物、水都储备充足。

而另外一个空间内,环境拥挤,食物时有时无。

亚历山大将两种水同时放在两个空间内,第一种是普通的水,第二种是加入了吗啡的水。

住在乐园里面的白鼠,无不讨厌掺加了吗啡的水。

而在另一组住在拥挤环境的小白鼠们,则更加喜欢喝有吗啡的水,直至成瘾甚至死亡。

当把这两组小白鼠环境互换,他们的喜好也开始逆转。

实验显示,让人上瘾的,不是瘾本身

很多时候,成瘾者的瘾,都是精神上的。

电影《流浪猫鲍勃》里的主角詹姆斯也复吸过无数次,直到遇到突然闯入他世界的猫鲍勃。

这个只有依靠他才能好好生存下来的小生命,成为了他必须好好活着的理由。

以为不可能美好的明天,并没有想象中的遥不可及。

“无论我是否成功,Ta都不会放弃我”。

“只要我做到了,未来就可以变得更好”。

那些重新获得生活的掌控感的成瘾者,往往都在开始新生活前,拥有了这样的底气。

更多心理学内容头条号“壹点灵”,专注个人成长,收获生活的大智慧。

发布者:网大大,转转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lihongliang.net/11508

(0)
上一篇 2022年3月28日 下午4:07
下一篇 2022年3月28日 下午4:07

相关推荐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联系我们

助理1:15733171701
助理2:18231176262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